您的浏览器似乎已过时。
若要安全使用 KLM.com 的所有功能,我们建议您更新浏览器,或者选择其他浏览器。 继续使用此版本浏览器可能导致本网站的部分内容无法正常显示。 并且,更新浏览器后,您的个人信息安全能够得到更好地保护。

 

眼镜蛇博物馆的前卫艺术

眼镜蛇博物馆的前卫艺术明亮的色彩、粗重的线条、充满想象力的人物:20 世纪 40 年代,眼镜蛇运动掀起了一场欧洲艺术革命。在这场运动中,画家主张摒弃传统的静物画和古老的风景画,崇尚绘画自由。这场运动在当时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但是今天,眼镜蛇画派的作品已进入荷兰经典绘画之列。在眼镜蛇博物馆中,您可以欣赏到一些杰出画家的优秀作品,像卡雷尔•阿佩尔和高乃依等。

“Cobra”(与英文的“眼镜蛇”一词同形)是哥本哈根、布鲁塞尔和阿姆斯特丹的缩写,因为这次艺术运动的创始人卡雷尔•阿佩尔、康斯坦特、高乃依、克利斯汀•多托蒙、艾斯格•荣恩和约瑟夫•诺瓦雷就来自这些城市。在 1948 年 11 月 8 日于巴黎举办的一场国际艺术会议上,他们决定抛弃沉闷的战后绘画风格。为此他们签署了一个宣言,声明他们只创作源于自主想象的作品;这种思维方式类似于儿童。

阿姆斯特尔芬的眼镜蛇博物馆
阿姆斯特尔芬的眼镜蛇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

受儿童绘画启发的激进艺术

眼镜蛇运动留下了许多独一无二的作品,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收藏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阿姆斯特尔芬眼镜蛇博物馆中。鸟、猫、蛇和想象的生物是这些活泼作品的常见主题。包括卡雷尔•阿佩尔、Eugène Brands 和安东•鲁斯肯思在内的荷兰画家常常从儿童绘画中找到灵感,毕竟,儿童是自由的,不受任何传统和规则的牵绊。这种自由在 Jan Nieuwenhuys 的画作《猫》和丹麦画家艾斯格•荣恩的《玩具画》中得到了清楚的体现。
今天,眼镜蛇运动被视为现代荷兰乃至欧洲艺术史上的一场先锋运动,但过去却并非如此。在 20 世纪 40 年代,这些艺术家们举办画展的地方常常受到愤怒的民众甚至暴徒们的围攻,他们批评这些艺术家是在破坏艺术,那时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我的孩子才会那么干”。最终眼镜蛇运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就在达到目标时,这场激进的运动却在 1951 年戛然而止。眼镜蛇运动产生了空前的影响,这种影响从今天的当代绘画作品中也依然能够看出。

““我的孩子才会那么干!””

掩盖在墙纸下的画作

尽管卡雷尔•阿佩尔是最著名和最成功的荷兰画家之一,但是他的绘画生涯进展缓慢。20 世纪 40 年代晚期,公众并不是很喜欢他的“涂鸦”。但是,在 1949 年,他受邀为阿姆斯特丹市政厅的自助餐厅绘制墙画。当时阿佩尔创作了《发问的儿童》,里面描绘了一群饥饿的儿童正凝视着眼前的空间。对于在中午就餐时看到如此异样的画面,官员们感到十分反感,继而还引发了一阵骚动。之后这幅画就被蒙上了墙纸,而这一蒙就是十年。如今,这幅引发强烈争议的作品已在阿姆斯特丹 Ouwezijds Voorburgwal 运河上的 Bridges 餐厅重见天日。

阿佩尔《发问的儿童》

照片来源

  • 阿佩尔《发问的儿童》: © Karel Appel Foundation, c/o Pictoright Amsterdam 2014 & Cobra Museum, Amstelv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