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M uses cookies.

KLM’s websites use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KLM uses functional cookies to ensure that the websites operate properly and analytic cookies to make your user experience optimal. Third parties place marketing and other cookies on the websites to display personalised advertisements for you. These third parties may monitor your internet behaviour through these cookies. By clicking ‘agree’ next to this or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website, you thereby give consent for the placement of these cookies. If you would like to know more about cookies or adjusting your cookie settings, please read KLM’s cookie policy.

您的瀏覽器似乎已過時。
若要安全使用 KLM.com 的所有功能,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或者選擇其他瀏覽器。 繼續使用此版本瀏覽器可能會導致本網站的部分內容無法正常地顯示。 並且,更新瀏覽器後,您的個人資訊能夠受到更好,更安全的保護。

 

文化革命:馬德里文化運動

「如果您還記得,那麼您一定不在現場。」這句話是馬德里對某一件事件的形容。一場文化革命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將軍 (General Francisco Franco) 死後爆發¬。當時經歷將近四十個年頭的冷血獨裁,西班牙終於獲得自由,西班牙首都的街頭四處可見自主舉行的派對以慶祝重獲自由,但最後卻演變為一場文化運動。馬德里因為「Movida Madrileña」(直譯為「馬德里革命」)而徹底的改變。

「我請求所有敵對人士的原諒」-這是佛朗哥將軍在 1975 年 11 月 20 日死前所說的話。「西班牙國民,佛朗哥死了。」西班牙總理納瓦羅 (Carlos Arias Navarro) 神色哀戚的宣佈這個消息。所有政府的建築物都降半旗以示哀悼;兩天後,佛朗哥的知己兼繼任者胡安.卡洛斯 (Juan Carlos) 繼任國王一位。當國王突然宣佈要進行改革並恢復民主政體,國民簡直欣喜若狂。

馬德里:終於重獲自由
馬德里:終於重獲自由

馬德里

自由、創意、快樂主義迸發

西班牙很快就從血腥的獨裁政體轉型為和平的民主政體。尤其是年輕人,他們知道在佛朗哥統治時期失去的是什麼:1960 年代的權力歸花兒運動 (flower power movement) 不知不覺於西班牙消聲匿跡,是時候急起直追了。馬德里的自由、創意、快樂主義四處迸發。音樂、流行、設計、藝術、電影、夜生活,一切都變了。在革新派市長恩里克蒂耶爾諾加爾文 (Enrique Tierno Galván) 的監督下,以及享樂主義名人佩德羅.阿莫多瓦 (Pedro Almodóvar) 的帶領下,馬德里放寬營業時間限制、合法部分藥品的使用,並補助新的計畫。在馬德里什麼都可能發生。瑪拉薩 (Malasaña) 區的簡易夜店舉辦著狂歡派對,楚埃卡 (Chueca) 區消耗了成車的酒精和軟性毒品。現在的馬德里仍舊因為整個城市的活力而聞名:街頭派對於晚間六點開始,酒吧和夜店一直營業到黎明破曉,而且總會有第二攤的派對讓人盡情享受。精疲力竭的派對咖常讚嘆道:「¡Madrid me mata!」(馬德里累癱我了)。

“市政府對營業時間規定鬆綁,還補助新計畫-在馬德里,什麼都有可能”

酒吧、夜店通宵達旦

馬德里文化運動之王

鼓吹馬德里文化運動的人士中,最有名的莫過於導演佩德羅.阿莫多瓦 (Pedro Almodóvar)。他在 1980 年的第一部劇情片《烈女傳》和 1982 年的《激情迷宮》中,描繪瘋狂、浮誇、不道德的時代,而他的電影亦如實反映那個動盪的年代。現代馬德里的聲譽當然不是單靠文化運動而成形:16 世紀時,國王菲利浦二世 (Philip II) 將馬德里定為西班牙首都,此舉成為馬德里茁壯的契機。經過四個世紀來到 1970 和 1980 年代,馬德里文化運動亦對這座城市的生活帶產同樣重大的影響。

照片來源

  • 酒吧、夜店通宵達旦: Ametxa,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