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M uses cookies.

KLM’s websites use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KLM uses functional cookies to ensure that the websites operate properly and analytic cookies to make your user experience optimal. Third parties place marketing and other cookies on the websites to display personalised advertisements for you. These third parties may monitor your internet behaviour through these cookies. By clicking ‘agree’ next to this or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website, you thereby give consent for the placement of these cookies. If you would like to know more about cookies or adjusting your cookie settings, please read KLM’s cookie policy.

您的瀏覽器似乎已過時。
若要安全使用 KLM.com 的所有功能,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或者選擇其他瀏覽器。 繼續使用此版本瀏覽器可能會導致本網站的部分內容無法正常地顯示。 並且,更新瀏覽器後,您的個人資訊能夠受到更好,更安全的保護。

 

滕珀爾霍夫 (Tempelhof):從希特勒時代的國際機場搖身一變成為市立公園

從長滿雜草的小型機場到全球最大的機場,從普魯士閱兵場市立公園,沒有任何機場如滕珀爾霍夫機場一般,走過如此動盪不安的歷史。該機場在 1926 年每天有十趟班機起降,是歐洲規模最大的機場,甚至超過倫敦、巴黎和阿姆斯特丹。蘇聯在冷戰時期封鎖所有的道路,西柏林必須透過滕珀爾霍夫機場才能取得空運物資,史稱「柏林空運 (Berlin Airlift)」。

希特勒於 1933 年掌權後,委託納粹建築師恩斯特.扎格比爾 (Ernst Sagebiel) 將滕珀爾霍夫機場改造成「世界機場 (Weltflughafen)」。1939 年正式啟用的巨大半圓式航廈,是當時全球最大的建築物。新落成的機場預計使用到 2000 年,機場的容納量比最初的使用量大上 30 倍,以供長年使用。儘管關閉機場的決定受到眾人抗議,但滕珀爾霍夫機場依然在 2008 年停止營運。如今,該機場已搖身一變,成為柏林規模最大的市立公園。

滕珀爾霍夫 (Tempelhof):從希特勒時代的國際機場搖身一變成為市立公園
滕珀爾霍夫 (Tempelhof):從希特勒時代的國際機場搖身一變成為市立公園

柏林

冷戰期間的柏林空運

諷刺的是,希特勒下令建造的大型建築在許多柏林人心中都佔有一席之地。滕珀爾霍夫機場作為納粹德國新首都「日耳曼尼亞」的最大通道,在戰後拯救了無數生命免於活活餓死的命運。
西德於 1948 年引進德國馬克做為流通貨幣時,蘇聯領袖史達林旋即下令封鎖西柏林的所有出入道路。兩百萬名西柏林人若要取得物資,只能仰賴空運。滕珀爾霍夫機場剛好位於柏林圍牆的西邊,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所謂的「柏林空運」其實相當驚人,每分鐘都有一架貨運飛機降落於此地,這樣的情形維持近一年。這些飛機又有「葡萄乾轟炸機 (Rosinenbomber)」的暱稱,因為飛行員在降落時,會將裝著葡萄乾、糖果及巧克力的箱子空運給歡天喜地的孩童。當時,278,000 架貨運機一共運送 230 萬噸的物資。

“柏林空運是極驚人的行動計劃,每分鐘便有一班飛機降落”

滕珀爾霍夫機場建築長 1.3 公里

柏林最大的市立公園

機場關閉後,全市多年來就其未來用途爭吵不休。滕珀爾霍夫機場如今是柏林最大的市立公園,機場跑道現供民眾騎自行車、慢跑、溜冰和放風箏,草地上到處都是人在放鬆休憩、玩足球或烤肉。這裡不但時常舉辦流行音樂節和大型運動賽事,飛機棚也已改建成運動中心、迪斯可舞廳、辦公室、藝術工作室及錄音室。在造景設計師埃里克.沃夫特曼 (Eelco Hooftman) 的監工下,公園的邊緣地帶建造了一個小型住宅區。歷史悠久的機場航廈已被指定為歷史古蹟,將完善保留下來。

在滕珀爾霍夫機場的道格拉斯 DC-3 飛機

照片來源

  • 在滕珀爾霍夫機場的道格拉斯 DC-3 飛機: Erasmus Wolff,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