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似乎已過時。
若要安全使用 KLM.com 的所有功能,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或者選擇其他瀏覽器。 繼續使用此版本瀏覽器可能會導致本網站的部分內容無法正常地顯示。 並且,更新瀏覽器後,您的個人資訊能夠受到更好,更安全的保護。

 

眼鏡蛇博物館 (Cobra Museum) 的前衛藝術

眼鏡蛇博物館 (Cobra Museum) 的前衛藝術明亮的色彩、強烈的線條、富想像力的圖案:眼鏡蛇藝術運動,開啟了 1940 年代歐洲藝術的革命。不再畫傳統的靜物畫與古老的風景畫了,在這場運動中,藝術擁有絕對的自由。雖然在當時備受爭議,但現今眼鏡蛇派藝術家的作品已成為荷蘭藝術的經典。來到眼鏡蛇博物館,您可以欣賞到頂尖藝術家如卡雷爾.阿佩爾 (Karel Appel) 與高乃依 (Corneille) 的優秀作品。

眼鏡蛇 (Cobra) 其實是哥本哈根 (Copenhagen)、布魯塞爾 (Brussels) 與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的縮寫,也是這場藝術運動發起人所居住的城市,即: 卡雷爾.阿佩爾、康斯登 (Constant)、高乃依、克里斯汀.多托蒙 (Christian Dotremont)、阿斯葛.瓊 (Asger Jorn) 與約瑟夫.諾雷 (Joseph Noiret)。1948 年 11 月 8 日在巴黎舉行的國際藝術大會中,他們決定終結令人沮喪的戰後時期藝術。簽署宣言的藝術家承諾,今後只創作自發於想像力的作品,如同兒童創作的方式。

阿姆斯特爾芬 (Amstelveen) 的眼鏡蛇博物館
阿姆斯特爾芬 (Amstelveen) 的眼鏡蛇博物館

阿姆斯特丹

受兒童畫作啟發靈感的激進藝術

眼鏡蛇博物館位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阿姆斯特爾芬 (Amstelveen),館內保存了眼鏡蛇運動大部分的獨特傳承。鳥、貓、蛇與虛構的生物,都是這些有趣活潑的作品中常見的主題。荷蘭畫家包括卡雷爾.阿佩爾、尤金.布蘭茲 (Eugène Brands) 與安東.魯斯肯斯 (Anton Rooskens),其創作靈感經常受到兒童畫作的啟發,因為兒童在創作時都是自由不受約束的,更未受到傳統與規則的破壞。揚.紐雲霍斯 (Jan Nieuwenhuys) 可愛的《貓》(Cats) 以及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所畫的《玩具畫》(Toy Painting),都非常明顯反映出這種創作自由。
眼鏡蛇運動現在已被視為丹麥與歐洲現代藝術的領導運動,但當時並非如此。1940 年代藝術家展出作品的地點,經常有憤怒的群眾甚至暴徒指責他們破壞藝術,最常聽見的說法就是「我的小孩都能畫出來!」眼鏡蛇運動最後非常成功,達到此目標後,此項激進運動就在 1951 年自行停止。眼鏡蛇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影響力,今日的當代藝術甚至還能看到其影響。

“「我的小孩都能畫出來!」”

被壁紙遮蓋的畫

雖然卡雷爾.阿佩爾變成荷蘭最有名且最成功的藝術家之一,但他的事業卻起步得很慢。1940 年代末期的一般民眾不太喜歡他的「亂塗亂畫」。然而,1949 年時阿姆斯特丹市政廳 (Amsterdam’s City Hall) 還是請他在食堂的牆壁作畫。結果,阿佩爾在其創作《質疑的孩子》(Questioning Children) 中,畫著幾名飢餓的孩子凝視著食堂,但市政府人員不喜歡在享用午餐時看到這幅作品,以及因此而生的騷動不安,所以便用壁紙蓋住這幅壁畫長達十年。現在這幅爭議性的畫作,可以在 Ouwezijds Voorburgwal 街上的 Bridges 餐廳光榮展現全貌。

阿佩爾的《質疑的孩子》

照片來源

  • 阿佩爾的《質疑的孩子》: © Karel Appel Foundation, c/o Pictoright Amsterdam 2014 & Cobra Museum, Amstelv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