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似乎已過時。
若要安全使用 KLM.com 的所有功能,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或者選擇其他瀏覽器。 繼續使用此版本瀏覽器可能會導致本網站的部分內容無法正常地顯示。 並且,更新瀏覽器後,您的個人資訊能夠受到更好,更安全的保護。

 

東邊畫廊:圍牆上的藝術

「在名不見經傳的地方,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做著微不足道的事,但卻能改變世界的面貌。」這段話銘刻在柏林圍牆的遺跡上,也是對歷史的真實記載。1989 年,讓柏林圍牆倒塌的並非世界各國元首,而是柏林的人民。大約一公里長的圍牆保存了下來,如今塗上繽紛的色彩,造就出所謂的東邊畫廊 (East Side Gallery)。這是最為生氣蓬勃又生動鮮明的抗議。

柏林與柏林圍牆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柏林圍牆是冷戰時期的具體象徵,在冷戰結束後,遭到狂熱地拆毀,之後東德 (DDR) 政府因財政困窘,甚至開始銷售圍牆碎片。但部分圍牆仍然完好無缺,像在施普雷河 (Spree) 旁的慕倫街 (Mühlenstraße) 上,仍保留下長 1,316 公尺、醜陋可怕的鋼筋混凝土牆;1990 年,來自 21 個國家的 116 位藝術家為該段圍牆改頭換面,重生為世界上最長的戶外畫廊。

柏林圍牆的重生

柏林圍牆曾將德國一分為二,如今東邊畫廊不但舉世聞名,還是最長的圍牆遺蹟。這個戶外畫廊每年吸引超過一百萬名旅客慕名前來,但在幾年前卻令人不忍卒睹。許多藝術作品不僅歷經日曬雨淋,遭到塗鴉破壞者的摧殘,甚至還有遊客在牆上簽名留念。
2009 年慶祝柏林圍牆倒塌 (Mauerfall) 二十週年,德國政府斥資兩百萬歐元為戶外畫廊「改頭換面」。不但修補牆上孔洞,去掉塗鴉,還重新繪製藝術作品。在一百多位藝術家中,除了八位藝術家拒絕抄襲和重畫自己的作品,畫廊在多數藝術家的巧手下再度重生。
2013 年,畫廊再度遭受挫折。一名計畫開發商為了建造豪華旅館,拆毀長 23 公尺且繪有三幅作品的圍牆,且不顧大衛.赫索霍夫 (David Hasselhoff) 帶頭發起的強烈抗議。赫索霍夫是頗受德國人歡迎的演員兼歌手,最著名的演出是《霹靂遊俠》(Knight Rider) 與《霹靂游龍》(Baywatch)。柏林圍牆自倒塌以來,仍舊與柏林人密不可分,拆毀柏林圍牆遺跡是固定會出現討論議題。

“儘管赫索霍夫極力提出抗議,長 23 公尺的圍牆依然遭到拆毀,改建成一間豪華旅館。”

布里茲涅夫與昂奈克的世紀一吻

東邊畫廊依然屹立不搖,最著名的藝術作品也保存至今。「上帝啊!將我從這令人窒息的吻中拯救出來吧!」是 Dimitri Vrubel 為著名的塗鴉作品《兄弟之吻》加上的話語,畫中描繪的是蘇聯領袖昂尼德.布里茲涅夫與東德領導人埃里希.昂奈克。在 Birgit Kinder 的作品《Test the Rest》中,一輛東德轎車 (East German Trabant) 撞穿圍牆逃往西德。遭拆毀的圍牆旁邊就是 Thierry Noir 繪製的五顏六色人頭像,也是遊客喜愛留影的景點,而 Gamil Gimajew 充滿迷幻風格的作品也廣受歡迎。許多藝術作品都傳達出政治訊息,或是影射冷戰時期的陰影,Gabriel Heimler 的《跳牆者》(Der Mauerspringer) 便是一例。東德人想方設法試圖通過圍牆,不幸多以失敗告終,大部分的人最後迎接的是死亡,而非熱切追求的自由。

這座藝術之牆每年吸引百萬名遊客

照片來源

  • 這座藝術之牆每年吸引百萬名遊客: Carol anne, Shutterstock